冠军足球物语2 不联网
您的位置: 首頁財經麥子金服辦公室被查封:兌付存在困難 員工在家辦公

麥子金服辦公室被查封:兌付存在困難 員工在家辦公

2019-11-27 09:43:09   8

    冷風過境,麥子金服“涼”了?


    11月25日,《國際金融報》記者來到麥子金服位于上海浦東新區由由國際廣場的辦公現場,發現其辦公地已被查封,查封時間顯示為11月24日。


    11月25日下午,麥子金服公關負責人在朋友圈表示:“目前我知道的情況是:一、目前平臺APP的運營及回款、提現等業務正常進行,大家不要太恐慌;二、客服不回消息是因為辦公職場暫時進不去,拿不到辦公手機,請大家諒解;三、平臺正在接受偵查階段,我們不要胡亂猜疑,一切以官方消息為準。”


    而就在不久前,麥子金服還信誓旦旦地表示對出借人進行兜底,并給出了三種兌付方案供用戶選擇。


    官網顯示,截至8月31日,麥子金服借貸余額超過24億元。十年,樹苗經歷風雨、嚴寒酷暑長成了大樹,但麥子金服十年卻留下了一地雞毛。


    辦公室遭查封


    11月25日、26日,《國際金融報》記者多次撥打麥子金服官網顯示的客服電話,但始終無人接聽。


    記者也注意到,麥子金服官網“天天開放日”中的職場直播的兩個鏡頭已全部關閉。另外,其官網已經沒有投資標的在進行出借。


    11月25日午間,麥子金服旗下白領貸借款人對記者表示,目前其APP還能正常登陸,也還能正常還款。隨后,下午2時許,有用戶反饋其APP時而會出現不能正常登陸的情況。


    11月25日下午,《國際金融報》記者趕到位于上海浦東新區由由國際廣場的麥子金服辦公地。大樓內部指示牌顯示,上海諾諾鎊客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麥子金服運營主體)的辦公室在11層、12層。


    記者來到11層和12層的麥子金服辦公地看到,兩層辦公樓均已經貼上封條,門口各坐了一位值班保安。通過玻璃門可以看到,里面的辦公設備基本還在,但是已經無人辦公。


    記者回到一樓時,也和別的投資者一樣,從保安那里拿到了一張紙條,這張紙條上寫著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經偵支隊的地址和乘坐路線建議。


    有大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麥子金服是在11月24日被警方查封的,當天基本無員工辦公,所以沒有看到有相關人員被帶走的情況。由由國際廣場一層的面積在2000平方米左右,每層可以擺放的辦公工位按照公司具體情況,一般在100至200個不等。


    麥子金服員工對記者表示,他們現在被要求在家辦公。也有消息稱,公司創始人和高管目前都在配合警方調查。


    另外,11月25日,《國際金融報》記者還以投資者身份詢問徽商銀行與諾諾鎊客方面的合作事宜及投資者提現方式。徽商銀行客服方面表示,目前,徽商銀行與諾諾鎊客仍處于正常存管合同服務期間,目前,平臺充值、提現和還款服務仍通過徽商銀行。暫未接到通知雙方合作終止,目前也未有司法機構要求暫停合作。


    徽商銀行客服方面指出,如果雙方合作終止,一般也會有服務終止過渡期,在過渡期結束后,如若用戶依舊未將賬戶中余額提現,那么徽商銀行方面會開通可以讓客戶提現的存管賬戶。


    兌付出現問題


    麥子金服怎么了?


    有投資人向警方詢問麥子金服被查封的原因時,浦東經偵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兌付存在困難”。


    當日探訪麥子金服辦公地時,記者還遇到了投資者張敏(化名),她告訴記者,“我投資金額比較小,其實麥子金服在兌付方面早就出現問題了,今天正好在附近辦事就過來看看。”


    當記者詢問她是否有加入麥子金服投資人群時,她表示,她沒有加入,不過有相熟的投資人加入了群,也會和她同步一些消息。


    “我們不到十萬塊錢的投資金額屬于很小的,有一些投資者投資金額高達百萬元,甚至還有千萬元級別的,一樣沒有拿到。我聽說還有一些用戶是因為今年9月份和10月份麥子金服做的很多加息活動才投資的。”張敏說。


    那么,具體是什么時候出現回款問題的呢?


    張小姐回憶到,她自己因為投資金額很小,所以并沒有發現問題,是在前述相熟的投資人回款出現問題之后才后知后覺的。“那是在(麥子金服創始人、現任CEO)黃大容宣布暫停發布新標之后了。”她說。


    10月上旬,有消息稱,麥子金服高管包括CEO夏灝及COO王永杰于近期離職。10月16日晚間,“高管團隊頻頻生變”的麥子金服也官宣退出網貸的歷史舞臺。其CEO黃大容在用戶直播會上宣布,為了積極響應和配合監管“三降”要求,麥子金服暫停發布新標,出借人按照原借款協議正常回收對應債權。


    緊接著,10月28日,麥子金服發布《“回款保障法院訴訟催收回款”選擇方案》,稱將協助出借人將手中的債權轉讓資管公司,通過合并債權后向法院起訴幫助出借人回款。


    基于此,麥子金服推出了三套回款保障方案供選擇:充值本金保障方案、在投本金保障方案及高收益風險方案。


    A方案(充值本金保障方案):


    轉讓對價為剩余充值本金(剩余充值本金=累計充值本金-累計提現-賬戶余額),支付時間為債權轉讓后的三年內按季(每季末的30號之前,第二年每季支付15%,第一年和第三年每季支付5%;第一次支付在2019年12月30日前)支付到出借人指定的賬戶上或出借人的徽商銀行賬戶上。


    B方案(在投本金保障方案):


    轉讓對價為剩余在投本金(剩余在投本金=債權本金價值;該對價保障了出借人在麥子的充值本金和截止至基準日前的所有收益),支付時間為債權轉讓后的三年內,即在2022年10月15日一次性支付到出借人指定的賬戶上或出借人的徽商銀行賬戶上;


    C方案(高收益高風險方案):


    轉讓對價為本出借人在自基準日起的三年內收到的在《回款保障申請確認書》中選擇C方案的全體轉讓人所對應債權的本息回款減去需支付給第三方的各類催收費用分攤(律所的律師費、法院的訴訟費、銀行代收代付的手續費等)乘以本出借人在基準日所持有的債權本金金額占在《回款保障申請確認書》中選擇C方案的全體轉讓人債權本金總額的比例。支付時間為每季度支付到出借人指定的賬戶上或出借人的徽商銀行賬戶上。每季度具體支付金額由出借人委員會決定。選擇C方案的出借人2019年12月30日前在出借人委員會的牽頭下經過全體決議可以申請將債權從諾友公司再轉讓給其全體信任的其它具有債權受讓資質的第三方公司,并委托諾友公司按季度,按出借人委員會決定的支付金額根據本方案轉讓對價支付規則進行系統清分,其賬務信息等屆時也將一并由諾友轉給該第三方公司。


    但張敏表示,她對上述三個方案都不滿意,因為還款期限太長。而客服人員曾經催促她盡快做決定,因為后期如果存管銀行暫停服務可能會影響回款情況。據她所知,絕大部分投資者都希望平臺能夠盡快回款,按本付息,履行合同,將到期的款項立即歸還給出借人。


    據前述大樓工作人員回憶,從11月初起,就陸續有來自全國各地的投資者到麥子金服“要說法”,催促還款,有些人是單槍匹馬,也有不少投資用戶是成群結隊。


    “這兩天來的投資者少了,零星有一些。大部分來到這里后都去了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經偵支隊報案登記,去的時候記得帶好相關材料,比如投資合同、身份證和銀行卡等。”該工作人員提醒到。


    被指簽訂“空白合同”


    近年來,麥子金服一步步陷入經營困境。


    11月26日,《國際金融報》記者在聚投訴平臺輸入“麥子金服”關鍵詞發現,投訴量為3301件,解決量為925件,解決率28.02%,7月、8月和9月月均投訴量均超過200件。其中,主要投訴原因集中于變相高額砍頭息、咨詢費不退還、借款流程不合理、暴力催收和合同問題。


    去年起,就有多位麥子金服的借款用戶向《國際金融報》記者爆料稱,麥子金服與其簽訂的借款合同是“空白合同”。


    麥子金服借款人周天(化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他在向麥子金服白領貸平臺借款時,看到的僅僅是一張空白合同。


    周天指出,他并不是唯一一個和麥子金服簽訂空白合同的借款用戶。在一個名為“麥子金服白領貸名校貸維權”的微信群中,不少用戶都表示他們和麥子金服白領貸簽訂的是空白合同。并且在通過視頻簽訂完畢后,白領貸方面并未將合同同步給他們,大部分借款用戶均未拿到此份合同。他們曾多次向白領貸客服要求提供合同給借款用戶,但客服一拖再拖,不少人至今尚未拿到合同。


    事實上,麥子金服和借款用戶簽訂空白合同只是暴露問題的其中一個環節,其整體借款流程還存在更多有爭議的地方。


    今年5月,周天在催促了客服三四次后終于拿到了自己的合同。根據他拿到的合同,周天于2018年1月向麥子金服白領貸借款4萬元,扣除8000元預收咨詢費,實際到賬3.2萬元,需要在20個月內還款5.4萬元。


    “當時我向白領貸借款,在填寫資料和錄制了一段視頻后等待白領貸審核。幾天后白領貸客服打電話向我確認身份信息,并且直接告知我的借款申請已經通過。借款4萬元,扣除8000元預收咨詢費,實際到賬3.2萬元,需要在20個月內還款5.4萬元。”但周天告訴記者,當時其只想借4萬元、12個月期,而且白領貸方面此前并未告知任何關于收費方面的信息。于是,周天向客服表示不想要借錢了,但客服說已通過審核,錢一定要借。


    上海市華榮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許峰律師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如果借款用戶上述情況屬實,那么該平臺明顯侵犯了用戶的知情權。而且,如果有證據證明借款用戶說了自己不想要繼續借款,那么借款用戶完全可以不要平臺發放的貸款。


    額外費用披上“馬甲”


    而類似于周天碰到的“強買強賣”的情況也并非個例,多位白領貸借款人均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他們甚至在借款時都不知道要還多少錢。


    一位借款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回憶她在麥子金服白領貸的借款流程,“首先填寫資料,然后客服會打電話過來核實。有問過我知不知道預收咨詢費,在沒有逾期的情況下會退還給我。后面就讓通過視頻讀合同內容,但是簽合同的時候并不知道每個月自己需要還多少錢。”


    另一位借款用戶也表示,當時他在白領貸因為沒看到明確的還款信息,沒有錄制視頻,沒借。但大概過了兩天左右,白領貸方面給他去電讓他完善視頻信息。基于急需要用錢,他后來就錄制了視頻。“之前明確說會有電話審核,因此原本打算在再次電話審核時了解清楚具體該還多少錢,可沒想到白領貸方面直接下款了”。


    據其中一位借款人稱,當時白領貸合同上只看到月利率0.99%,其他什么費用也不清楚,白領貸也沒說。


    等到這些投資人收到白領貸方面的打款后,才知曉在他們的還款計劃中除了本息和可能存在的逾期罰息,還有其他的費用。


    前網貸平臺高管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如果上述借款人的表述是真實情況,那么麥子金服白領貸平臺確實存在運營、審批流程不合理的問題,而且還可能被定義為“套路貸”。


    “不合理的借款流程、耍賴的用戶都有可能存在。但作為借款用戶來說,他們有權利在借款前知道具體借款信息,比如期限、費率等問題,也可以在覺得平臺收費或借款方式不合理的情況下不選擇借款。而如果借貸平臺在不告知具體還款信息等關鍵因素的情況下,就要求借款用戶必須借款肯定是不合理的。”上述高管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麥子金服公關方面曾明確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截至2018年1月3日,咨詢費整改已完成。而現在咨詢費披上了“貸后管理費”、“服務費”等其他名目費用的馬甲。


    在《國際金融報》記者拿到的這份白領貸與借款用戶簽訂的合同中顯示,借款用戶涉及的全部費用共涉及多達13項:其中包括借款協議中的其他全部費用、逾期服務費、拖欠丁方服務費、拖欠丙方咨詢費、拖欠丙方的貸后管理費、正常的服務費、正常的貸后管理費、正常的咨詢費、罰息、拖欠的利息、拖欠的本金、正常的利息、正常的本息。


    (國際金融報記者 克己)


    原標題:麥子金服辦公室突遭查封!投資人爆料“空白合同”陷阱


相關閱讀

媒體報道

“坐享其成”不再是白日做夢 加息寶為你揭秘緣由! 劉愷威比楊冪大11歲,吳奇隆比劉詩詩大1...
冠军足球物语2 不联网 9165584144155615502639751365462335515934388222994071347682199454624394899877819075994730756127662277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