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足球物语2 不联网
歡迎致電:400-071-6768 服務時間:9:00-18:00 關注微博

點擊關注加息寶微博

weibo.com/jiaxibao

加息寶交流群

加息寶官方VIP群

QQ群:238672258

關注手機端

掃一掃,關注官方微信

您的位置: 首頁曝光今日捷財兄弟公司:天夏智慧財務混亂遭深交所23連問

今日捷財兄弟公司:天夏智慧財務混亂遭深交所23連問

2019-06-11 10:44:52   189

  平臺曝光


  平臺名稱:今日捷財


  平臺網址:https://www.51jiecai.com/


  曝光原因:深交所23連問


  日前,上市公司天夏智慧(000662.SZ)由于年報財務數據混亂:營收現金流大幅下降、貨幣資金減少,以及在高利率借款的同時購買理財產品未收回等多個方面遭到深交所23連問。


  深交所指出,天夏智慧去年業績下滑嚴重。年報顯示,其實現營收10.91億元,同比下降34.49%,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51億元,同比下降73.72%,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7.04億元,同比驟減211.88%。深交所要求天夏智慧說明2018年度營業收入、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大幅下降的原因,現金流下降幅度超過凈利潤下降幅度的原因及合理性。


  業績下滑的同時,天夏智慧在去年貨幣資金同比大幅減少79.25%僅有3.04億元,同時短期借款余額規模卻達到5.27億元,其中1.24億元借款逾期,借款利率為8.20%,逾期利率為12.30%。蹊蹺的是,在高利率短期借款逾期的情況下,天夏智慧有三筆到期的委托理財合計4.99億元均未收回,理財產品利率為6.8%。


  更有意思的是,在短期借款還不上、理財產品不收回、賬上現金只有3億的情況下,天夏智慧還在5月底提出擬支付對價20.4億元收購江蘇金橋市場發展有限公司51%股份。收購消息傳出的兩天后,天夏智慧發布控股股東和大股東減持股份預披露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和大股東擬合計減持10.04%股權。


  種種不常見的行為都引起了深交所的關注,深交所要求天夏智慧補充披露江蘇金橋的主營業務情況,并結合江蘇金橋業務、客戶、市場等因素,詳細說明公司與江蘇金橋業務之間的協同效應,以及本次交易的必要性。


  在年報的業務構成方面,天夏智慧2018年其他業務收入為2476.56萬元,較上年同期增加97.45%,而對應的營業成本卻是0,因此深交所要求天夏智慧說明其他業務收入的主要性質及金額、本期收入大幅上升的原因。


  天夏智慧的內控也被會計師事務所指出有重大缺陷:天夏智慧存在未經董事會、股東大批準對關聯方債務提供擔保而涉及訴訟事項,導致天夏智慧及其子公司部分銀行賬戶股權資產被司法凍結。但天夏智慧在年報中并未披露與訴訟及資產凍結相關的信息。會計師事務所認為上述事項不符合天夏智慧公司章程及內部規章制度的相關規定,與之相關的財務報告內部控制設計和運行失效。


  天夏智慧二股東西藏朝陽更為互金圈熟知是因國金寶暴雷后的一則聲明。


  去年8月,隨著P2P平臺國金寶實控人自首,該平臺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被立案偵查。就在暴雷的前6天,國金寶曾公告稱與西藏朝陽簽署戰略入股框架協議。


  但8月2日西藏朝陽通過天夏智慧公告澄清與國金寶并無關系,稱“以上網站、平臺完全為不法分子冒用西藏朝陽名義,與西藏朝陽無任何關系。西藏朝陽從未在任何場合以任何方式與銀河惠理或其旗下互聯網金融平臺"國金寶"接洽、協商、達成過任何股權收購協議或其他任何業務合作,未與銀河惠理就任何事項簽署過正式或非正式之文件。目前西藏朝陽未開展或投資任何互聯網金融業務。”


  就在西藏朝陽聲稱未開展互金業務的半個月后,P2P平臺今日捷財公告稱上市公司天夏智慧(000662.SZ)第二大股東西藏朝陽與平臺簽署戰略入股協議,正式涉足互聯網金融行業,完成入股后,西藏朝陽將持有今日捷財平臺49%股權。


  盡管工商信息未完成變更,但目前在今日捷財的介紹頁面已出現“上市公司天夏智慧股東戰略入股”等上市公司背景信息。


  成立于2014年6月的今日捷財運營主體為上海捷財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在2015年獲得西藏珠峰3000萬元入股,在后續獲得其他股東增資后,西藏珠峰持有今日捷財22.73%股權,為第二大股東。


  這項投資止于去年6月,西藏珠峰年報顯示,2018年6月已與今日捷財主要股東張慧娟簽署了股權回購協議,目前已不持有今日捷財股份。今日捷財官網也已撤下與“上市系”、“西藏珠峰”相關的信息,但工商信息尚未變更。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獲得西藏珠峰入股時,今日捷財總經理張堅卿曾接受媒體采訪表示,此舉主要是為了“借助互聯網金融,推動開采設備租賃資產的證券化,盤活上游開采商的現金流。以往,開采商只能通過上市公司擔保,尋求銀行等貸款資金收購開采設備,給上市公司與自身都構成不小的經營現金流挑戰。”


  不過西藏珠峰目前的情況也并不樂觀。


  日前有媒體發表爆文《誰是下一個康美?》指出西藏珠峰在2018年的財報存在“押大錢、借小錢”的情況。去年西藏珠峰營收和利潤雙雙下滑,但同時銀行借款激增,其在2018年末的貨幣資金達到了12.15億元,賬上閑置的貨幣資金遠超營業成本總額9.39億元,此外,在年末貨幣資金中共有7.38億元是受限資金。今年西藏珠峰還需要以大股東質押股份的形式換得銀行貸款,媒體質疑賬戶閑置資金居高的目的何在。


  對此,西藏珠峰在6月4日公告回應稱媒體報道的描述脫離了公司的實際情況。其中,公司2018年營業收入和利潤雙下滑的直接原因是產品產量同比下滑,加之產品市場價格波動的因素,這一市場趨勢的變化在同行上市公司年報中都能看出。但在隨后的3個交易日中,西藏珠峰連吃3個跌停板,遭到大幅拋售,市值蒸發67個億。


  今日捷財官網顯示,其5月底的累計借貸余額為2.87億,累計代償金額2077萬,累計代償筆數1027筆。


相關閱讀

冠军足球物语2 不联网